随笔网 > 随笔美文 >
A- A+

阿克苏的冬天随笔

  在南疆边疆的一个边陲小镇上,细细密密的寒霜已经覆盖了阿克苏的田野、山脉、和草地。当晚秋的红枫碎枝,落了一地浪漫繁华时,我知道阿克苏的冬天已经来临。无论是在哪里,冬天仿佛永远都是寒冷的代名词,不过,今年的冬天,我多了一点期望,我想我应该期望能看到阔别多年的雪花飞扬。那种美,不仅仅是雪花浪漫的美,而是冬日宿醉的美,总是让人难以释怀、让人流连忘返。

  刚刚加入初冬不久,围绕着冬的主旋律已经切入正题。走在阿克苏的街道上,总是看到视野远方的寂静,因为田野、荒芜中一般都是白霜覆盖,所以即使在繁华的闹市中也能显得那么寂静,我常常停下我的一缕匆匆忙忙的脚步,漫步或伫立在浅褐色的街道上,去静静聆听着冬日的宁静和远方。 (随笔网 Www.SuiBi.Com.Cn)

  走在有红枫弥漫的道路旁,是一种无法言语的体验,随着冬日的来临,红枫也变成了黄枫,甚至还有早早的发芽变成青枫的。浅褐色、淡灰色的街道以一种悠远的姿态向我展开,虽然不及我所钟爱的小巷街道那么古老沧桑,但是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在里面,总也觉得,只是静静的望着它,我便感受到了心灵上的喧嚣。

  学院不远处便是一道婉约的小河,金黄色的树林并排在一道残阳铺水中的小河畔,一座古朴典雅尽显苍老的小木桥也挂在河的上方,当五颜六色、脚步匆匆如过客一般的人走过小木桥上的路时,它总是发出一种类似欢迎又有点悲伤的“塔塔”声,多么悲切,这条桥上的路,是人们自己铺就的路,还需要我们自己走过,才算完整。我们就像是过客一般,在哪都一样,总是这么的行色匆匆,大概只有遇到那个能让我们真正停留下来的那个人,我们才会放慢脚步吧。这金黄的林,这婉约的河,这古朴的桥,我看到的仿佛不是景象。

  未开发的土地上还有麦田,似乎在印证我说的话,那麦田还残留着一些粗壮的麦穗梗,一根根、一把把的淡黄、浅黄色的麦梗,还有一些我完全叫不出名字的各种杂草也被晒干,一起铺在整个田野上,直至严冬到来,铺上一层寒霜,仿佛是柳絮因为风扬起,然后徐徐落下而造成的。

  除了寒冷,阿克苏的冬天还有严霜,还有寒风,过不久,还将会有第一场雪花飘扬。黄的诱人的银杏叶也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扇形叶脉显出旅人的孤独冷寂,其实,更透彻人心的,让人们对冬天恐惧的,其实永远不是寒冷,而是那抹由寒冷而引发来的孤独情怀,人生在世,不如安然地把自己的内心贡献给对冬的依赖。喝上一碗白花花的纯豆浆,吃上两个热腾腾的羊肉包子,身心都变得暖和了,我想,即使处在寒风中,我也能泰然面对凛冽。

  雪莱曾经说过“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你对自己,是否也有对春日野穹的期望?冬天已经很美,大漠街道,苍狼孤烟,大漠朝霞,美如烟花。阿克苏之冬,没有让人怅然若失的怀念,唯有没落于古老地镇的青石板的慨叹。

推荐随笔美文

一路叨唠

五一这个北方不算寒冷的季节,可站在青

山行

东风知我欲山行,吹断檐间积雨声。苏轼

廊庭说

北方豪迈,南方婉约。无论是人还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