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主页 > 随笔散文

兴同学

日期:2019-08-15 14:54 浏览:644

  三月的天,清晨醒来,已不需再开灯。阳光虽未透破天边的鱼肚白,可光亮依旧。毕竟是初春之际,仔细瞧着,桥头的杨树早早地钻出了绿芽,灰黑的枝桠在晨风中哆嗦着,河岸的小片油菜花也颇显得意,与春风撞个满怀。在这渐暖时节,在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我遇见了兴同学,而我的美好也不期而至。

  在我结识的同学里,女孩子很少,兴同学就是女生中格外特别的一个。直挺挺的身子,高高的马尾,走起路来,优容并且坚定。在一个上午的阳光下,兴同学成了校园小道旁的一株树,树上开出的花,一簇随风摇曳的嫩叶中的一片,我能嗅到氤氤的清香。她娴静美好的姿态像只粉色花朵上的蜜蜂,猛然扎进我的胸膛,震颤身心。因此,我会常常给她说,今天阳光很好,到小道走走吧,树上的花一定更香更艳了。 (随笔网 Www.suibi.com.cn)

  她说自己是兴字辈,故名中有个兴字。她还说不喜欢这个名字,因为太难听。于是我总是喜欢拿她的名字起事端。替她在试卷答题卡写名字,替她在作业本上写……然后指给她看。每当这个时候,她便会直立起身子,往右歪着脑袋,至少要把名字盯上三五秒钟,然后再一次松弛掉眼皮,软软地趴在课桌上。相反的,这时候我是一定会翻着眼皮冲她嘚瑟的。她见我这样,原本冷落的神情,顿时破了功,顷刻显露出和婉的笑容。

  吵吵闹闹并非是兴同学所喜欢的,这也是她娴静的一点。在教室里我们很少会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个没完,相较于这种正反打式的交谈,我们更偏向于“你说我听”。而兴同学最喜欢的是倾听。自然而然的,我的话就会顺理成章的多起来。每当给她分享一些事情时,我开口的第一句话永远都是“给你说个好玩的……”,事情说完以后,我还是不忘问她一句“好不好玩?”。她会抿嘴挤出酒窝,我再一次问她“好不好笑?”,然后她就开始夸张地大笑,再然后我的眼睛也渐渐眯了起来。那次是在课间的时候,我突然回想到一则语文趣味整人题。就说,我给你讲个好玩的。她嗯了一声。“水边役人双双去,儿戴宝冠头已剃……”还未等我说完,她就打断我,说,这个你在朋友圈发过。我才猛然想起,我发过。“你知道答案吗?”我问。“我……不知道!”她的回答停顿了一下。我的眼睛开始瞪得溜圆,接着说“水边役人双双去,儿戴宝冠头已剃,金莲难走唯行寸,尔等伊人来相聚,莲花去头文满车,公公累得断右臂,一十八竹连一片,芍药落花白了地,猜八个字。”她开始在纸上写,接着开始笑,说,我不知道。你再猜猜,我笑着说。然后她慢慢收抿表情,再一次回答,我不知道!“没见过你这么笨的!”,我在纸上给她写下这八个大字。她甩了我一个白眼,我拿笔指着纸上的字强调,这就是答案!她先是迟疑,然后夸张地大笑。只是我能记得清,我在朋友圈的评论里公布了问题的答案。不过这并不能影响什么,活在当下!开心嘛!

  除去片刻的欢愉,大多时候我和兴同学是争吵的,是我在争,要吵的也是我。我当时没有清醒过来,竟对争执乐此不疲。直到三月二十日凌晨五点四十九分,她的微笑表情,连同窗外的大雨,让我瞬间惊醒。最初正是兴同学的很少言语,让我的争执焰火永远高涨。而那日她的无言却让我如坠冰窖。为了抚平她的情绪,或者说让我自己安心,我写了一首小诗,题目叫:风会吹走所有。

  诗是这样写的:

  序:你是托举我的江水,我能在中任意漂流。雨水也是你,这是我最初的臆断。然而的,你竟与我同样,将之视为敌人。可我只懂抵抗,而你在承受。你不比我强大,却非要如此。只是为了汇流,只是为了彼此更高更远。

  正文:

  大雨来得猛/断断续续,是我的情绪/有雷声滚滚/轰轰鸣鸣,是你的言语/我惊醒于轰鸣中/我浮立在骤雨下 // 像扁舟,而你是水/仰头便望得见/骤雨气势如虹/可我只是一叶扁舟/我无法抵挡,更不忍躲避/一边恐惧, 一边渴望/水不静,舟不平 // 混乱惊动了风/她愤怒地碾碎雨滴/可她还不安心/她要将扁舟翻覆/她要将江水撕裂/她是在给我们教训/她真善良! // 江水漾漾,扁舟荡荡/这不是扁舟劫后的余悸/这只是江水坚贞的喘息/这只是大风给予的温存。

  对此诗,兴同学评价它为,“真心话”。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让我惶恐的心有了着落。午后推掉饭碗,将身子慵散地平摊在床上,双腿搭在床沿规律地晃动,然后聚合全身的力气伸个大懒腰,抬起的双手顺便把窗口的雨后阳光捉个正着,一把搂进怀里。就这样,我带着阳光和真心话渐渐入睡,那一觉我无比温暖,无比安稳。

  狂风暴雨后,江水和扁舟都是沉默的。总归是需要有人主动去打破平静的。显然的,兴同学绝不会假装这个角色,这正是她的坚定。可我也不会去扮演,我也有我的个性。每当两人到了这样的境遇,兴同学的孩子气便会显现出来。是在晚饭前,我随口说了句,笔芯快没水了。谁知吃饭回来后就发现笔里换了支新的笔芯。我问她,你换的?换了也不给我说一声。兴同学平淡地回应道,反正我换了,你发现了就知道,没发现就不知道。还有一次,是考试的时候。我来的晚,回到座位就开始往答题卡上写答案,其间还会数落她不认真做题。考试结束后才知道,她没有答题卡。孩子气的兴同学,真叫人生气!可又拿不出一丁点的办法。

  四月已经来了,太阳也越来越大,风越来越暖,花儿更香,鸟儿更欢。所有的美好都在四月发生了。凭借四月的美好,我带着决然和无可比拟的勇气,在晚自习的结束,挺直腰身,双手握住膝盖。决心掀起一轮新的事端。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天没和你说话吗?”我转脸望她,然后快速地把眼睛挪向地面。

  “你生气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她开始补充,再次强调。双手向后撩动耳边的碎发,最终把头别向一旁。

  “你不知道?!!”我迅速反问。“因为你朋友……”我犹豫了一下。

  “因为我朋友真多!!!”她突然转过身子,抬起头扬起下巴冲我喊道。

  “昂。”我的声音很大,却显得没有丝毫的气度,只能慌乱中再次挺直身子。

  兴同学趴在桌子的一头,下巴不再扬起,目光渐渐变得空荒。再也没有言语。我感到自己的脸在涨红,像是被打了一巴掌,撑住膝盖的双手也慢慢松弛,腰身开始了弯曲。

  再美的梦也留不住春天,我开始恐慌,开始着急。

  小编推荐: 关于公路的散文随笔|描写风雨的散文随笔|单位有关的散文随笔|描写冰块的散文随笔|有关时间的散文随笔 ,推荐内容,供您参考!

标签:[db: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