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主页 > 随笔散文

自然风口

日期:2019-08-15 14:54 浏览:644

  时光在不经意间流逝,我转瞬离开家乡东胜已是八年,其间每年都要回去几次,但往往都是来去匆匆,未曾漫步林间小道,今年夏天回东胜,蓦然发现昔日江津南部最偏远、落后、宁静的乡村如今已被一台台塔吊、一派派喧嚣所取代,到处充斥着一股股浓浓的商业气息。原来的田间地头、坡坡坎坎早已荡然无存,“云岭翠湖”、“林海蓝山”等等楼盘雨后春笋般散布公路沿线。

  想念清晨的虫鸟和鸣,想念村民的质朴憨厚,但这块上天赐予的得天独厚、绿树环抱、凉风习习的处女地在这几年被嗅觉灵敏的商家逐渐发现、开发的过程中日渐喧哗热闹。大量外地的居民涌入购房置物,早上五点钟,天刚蒙蒙亮,远远便可听见人声鼎沸,下场口狭窄的街道菜市场早已人头攒动,熙熙壤壤,行人络绎不绝,这样的清晨,睡意早已全无,信步起身出门,想出去走走,看看以前生活曾经留下痕迹的乡间小道,是否还有一丝当年记忆的模样。 (随笔网 www.suibi.Com.Cn)

  穿过新村沿街道两边摆摊叫卖农产品的菜市场,避让着提着大包小袋的叔叔阿姨,跨过公路,迈进东胜小学校门前的“云岭翠湖”小区,沿着右侧水泥步道往上,爬上一斜坡,直直上行,以前坑坑洼洼的石子路早已杳无踪迹,代之以一条宽敞的油路,左侧是一块斜土坡,种植着软软的嫩绿草皮,坡顶上是一片小竹林,晨风轻拂,楠竹摇曳。顺着油路前行,眼前俨然是一个独立的楼盘,里面依地势高低错落有致分布着步行房,左面有一处小广场,视野开阔,清晰可见对面的山林,绿意盎然。晨练的老人有的打着太极拳、有的跳着广场舞,微风拂面、怡然自得。

  我不知道,穿过这个小区是否可以走上我想象中的小路,但想着方向没有错,一直往上,终归应该有出口。于是继续往上走,走到小区尽头堡坎拐角处,正在寻思走错了路,找不到出口的时候,一段向上的石阶步道跃然眼前,遂拾级而上,过平台,再沿着斜斜的水泥步道,来到小区楼盘的大门口,迈过铝合金大门,回头看见上面赫然“盛景华庭”四个光闪闪的大字。

  不知不觉间,已然进入贵州地界,继续沿着油路上坡,右拐进入又一小区,公路边两侧挨挨挤挤停满了品牌不一的轿车,中间可以通行,进入小区,不住搜寻可以往上避开小区的小路,终于,在一洗衣池旁边发现一步踮起的石砖,往上一条水泥板铺垫的路面整齐地延伸,大喜,于是踏上林间小路。

  清晨的林间,光线灰蒙,水泥板路面倒是清晰可见,路旁积满掉落的枯竹叶,右侧是一片楠竹林,稀稀疏疏随意地散布生长,竹干普遍较细,但长势旺盛;左侧则是楠竹、杉树、柏香树等混杂丛生,鸟儿鸣啭,声音此起彼伏,顾自轻手轻脚走路,不忍惊扰林子固有的宁静,倾听原始、纯粹的林中和声。步行约摸五分钟,小路斜斜往上在一新修的小房子前面绕过,红砖垒砌,顶上琉璃瓦,这房屋的位置与小路的距离让我依稀记起这里以前是一土墙小屋,供奉着菩萨,小时候懵懵懂懂也曾经跟随着大人进到里面求神拜佛,磕头作揖,但现在房屋已经翻修,里面恐怕没有了菩萨,已然失去原有的功能。

  林间步道的尽头与宽阔的油路相连,上得油路,走上公路右侧步行道,视野骤然开阔,晨曦中,连绵起伏的山峰云雾缭绕,晨风徐徐吹来,凉爽惬意,顿时神清气爽,早起晨跑、走路的居民一拨又一拨,有上有下,断断续续从我身边经过,从他们脸上神情,无不感受到对于空气清新、凉风送爽的享受。在这样的空气中,对比着江津的空气,实在是天壤之别,不想停下前行的脚步,只想一个劲地往上走,洗洗郁闷已久的肺叶。

  步行道也算是一道独特的景观,沿着公路分段使用石块、地砖、鹅卵石铺路,与路沿中间留有约五十厘米间距,野生茅草肆意生长,形成一条绿油油的茅草带,步行道外侧则是一片片竹林、小树林,微风轻拂,顾盼生辉,处处洋溢着绿意,处处洋溢着活力。

  循着步行道,一路上行,随着公路宛转上行,风时有时无,悠然间来到一处山口前,在步行道外侧砌筑了一段长长的鹅卵石堡坎,离地约四十厘米高,堡坎上固定着木棒连接的栏杆,走到这儿陡然间发觉风特别大,并且特别密集,凉爽极了,禁不住跨上堡坎,靠着栏杆,听凭“呼呼”的风刮过脸庞,感受着这一阵阵凉风从身旁吹过,不由得想,这风太舒服了,今天我就不再往上走了,就在这风口吹风……

  凭栏远眺,远处灰蒙蒙的天幕下沿,逐渐泛亮,山峰棱角分明,山尖坡谷披满了绿绿的植被,一层薄薄的雾气正在河谷升起,若隐若现,朦胧中透着青,我想“青山”大抵是远观的模糊印象,视线拉近,目之所及,眼中植被随着距离的缩短越发清晰,青黛含翠,再到苍松翠柏、嫩绿楠竹、杉树间杂,层次分明。风从谷底吹来,眼前呈现几种不同的画面,处于背风面的树木直立不动,而处于风面的树木则齐刷刷地向着山口低头弯腰,形态各异,楠竹最为活泼,全身颤动,杉树略微抖动,风一停驻则戛然而止,恢复直立。稍顷,风又起,则又重复着摇头弯腰的故事,有时风起的位置不一样,则树木摇动的区域就会变化,这样一来,眼下山谷的树木则呈现出一派轮番轻摇,此起彼伏的景观,这样的景致,这样的晨风,这样的凉爽,看着看着就忘乎所以。

  “呼呼”风声中转身,山头上的树木摇曳更甚,楠竹似乎被风挠了痒,全身抖动、忍俊不禁、花枝乱颤,“咯咯咯”地一笑收不住嘴;杉树挺拔,分量较重,则略微欠一下身,就像古时候的宫女,算是请安,旋即站定;松树粗壮,下面很长一段是光秃秃的树干,风从低处吹来,找不到着力点,消失于无形,兀自岿然不动;混杂的林木,在风中有的弯腰驼背、五体投地、左摇右摆——风停,则随即停住了摇动的身姿,慢慢恢复常态,直立起身子。风再起,树木则又重新起身,依风吹的强度调整着身影摇摆幅度,不管上一次摇了有多久,不管想不想停下休息,风起必须调整好心情身不由己地动起来。看着看着,这不正是一幅“树欲静而风不止”直观形象地画面么?能不能静下来,关键是在树还是风?我想:只要树有足够的定力,只要树足够强大,只要不是连根拔起的狂风,任凭风吹,在飘摇中保持自己固有的本色,那么,树“欲静”,风虽然不止,但终究无可奈何。

  忽然间,我又想起了“墙头草,风吹两面倒”,一提起这句话,很多人都是持一种批判的态度,称为骑墙派,明哲保身。今天不由得重新审视这种说法,草可生活得也够辛苦的,在墙头夹缝中仅存的说土不是土的环境中苟且生存,养分奇缺,艰难度日,上面没有避风港,下面根不及实实在在的土壤,能够活着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哪儿强大到有足够的定力抵抗两边吹来的风?因此只能在风中摇曳,哪边风大就往哪边倒,夹缝中求生存——很多时候,我们往往不加思索,随意评判别人,其实,我们没有经历过他们的人生。

  延伸阅读: 关于公路的散文随笔、描写风雨的散文随笔、单位有关的散文随笔、描写冰块的散文随笔、有关时间的散文随笔 ,感谢查阅,欢迎交流!

标签:[db: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