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随笔

唯美浪漫的叙事散文甜蜜爱情散文

日期:2020-02-16 22:22 浏览:644

  当我还不是一个母亲时,“母爱”这个词语对于我而言只能说是享受,但当我成为一位母亲时,我真正体会到了这个词语的含义,“伟大”、“无私”这些词语被用来形容母爱真是再恰当但是了。

  爱情是春天的花朵,夏夜的明月,也还会有秋天的泥泞、冬天的冰雪。只有用纯洁的品德作桥梁,以崇高的理想为纽带连结起来的爱情,才是真正的爱情。下面学优网小编为大家带来唯美浪漫的甜蜜爱情散文的内容,希望对你有用。

  有时候一件事无论大小,总能让你感动,让你不由的浮想联翩,而事情本身是没有变的,只是心态变得不一样。

  今天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如果非要说特殊那也有点的,就是医院里大发慈悲的放了我们半天的元旦节。虽然并没有到元旦节,但是知道下午不上班还是很兴奋的,大班教育随笔毕竟已经连上了一个星期了,还有几天是加班的,也是有点累的。从食堂出来心情也没什么兴奋了,只觉着困的难受,只想找个地方坐着眯一下,或者快点到宿舍躺一会儿,以缓解这疲惫的心灵,当然这只是想象中的。在等公交车的时候,我看见一位老人大约六十岁的样子,用一个轻便的轮椅推着他的老伴,从另一头徐徐走来。我以为他们是要从我身旁路过的,也就挪了挪身子让道路显得宽敞一点。然而他在我前面站台上的凳子上坐了下来,就那样静静的守候在她旁边,幼儿园教师随笔不在乎路人的目光。

  缘这个字又怎么说的清呢,我没想到的是他们也和我同坐一辆公交,我因为走了一下神,在他们后面上的车,在车上为了让别人方便老人把轮椅推来紧靠着自己。不知道怎么来形容此刻的心情,我想他大可不必如此,人们也会理解的,况且也没有挡着路。从上车到下车,老人的手从没有离开过轮椅,虽然我不能判别她这样多久了,是才刚发病还是已经很久了,但是如此一幕却是温暖了我的心,让我知道在喧嚣的城市还有安详,还有许多动人故事。虽然从所遇到离开,我没看到他们说过一句话,但从他们的平静,我能感到他们的温馨。

叙事散文

  我想所谓的爱情便是如此吧――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不管你是容颜迟暮亦或是体羸身弱,我都会不放弃,不抛弃,就那样紧紧的握住你的手,无所谓海角天涯,无所谓海枯石烂,只要你在只要那人是你便是最好的。

  很多时候会觉得结婚还不如单身过得快乐,所以为什么还要结婚呢?钱我自己会挣,生病我会自己去医院,饭我自己也会做,写爱情的唯美散文随笔为什么要结婚去伺候另外一个人甚至一家子呢?而且还要面临被小三、被出轨、被劈腿、婆媳关系、家暴等各种可能性,是闲疯了么?才会给自己找这种罪受。

  在对爱情一度迷惘的时候,都曾经这样偏激的说自己是不婚主义者。那时候,其实并不是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只是觉得自己找不到,找不到那位值得自己用一生去守护的人。这份自卑无论多么自信的人都无法确定的寻觅。

  看着我提着箱子,他并没有下车,但贴心的拉开后座的门,让我放好了箱子。一路上我们相谈甚欢。他问我是否结婚?我如实的告诉他我并不想结婚。他听了没有急着反驳,也告诉我身边有类似的例子。从他的言谈中,我觉得他是个很健谈的人。

  于是,我随口问到他的婚姻,他脸上露出一丝甜蜜。他告诉我,他和他太太是自己谈的,而且都是属狗的,别人说这个属性的人容易发生矛盾,可他和太太十几年没真正吵过嘴。我表情有些惊讶和羡慕,在我身边这样的例子确实不是太多。

  我回应道,随笔美文肯定是你们性格比较合,都比较好说话。然而,他并没有肯定我的话,缓缓的告诉我,他和太太以前两个人一起赚钱,那几年收入非常乐观。之后有一年,因自己疲劳驾驶,住院治疗,后面腿上感染,落下残疾。在这期间的一年中,他说他自己的父母都没管他,只能靠自己和太太,太太也每天去医院照顾他。

  他说得很轻快,丝毫没有自卑和难过。我只能动容的说他太太真好。他笑了笑,回答道是好,丈母娘也好,表情却多了几分自豪。

  其实,爱情随笔他是间接告诉我,性格合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主要是他太太的那份包容。婚姻是两个人的事,他虽然从头至尾没有说过一个字他是如何对待他太太,但不难想象,如果他太太没有他的包容与宠爱也是无法做到这样的吧。

  临近下车,他还告诉我婚姻得靠缘分,唯美浪漫的叙事散文甜蜜爱情散文还得要有一个正确的心态去面对,需要好好地去经营,并祝福我早点遇到那个人。

  潇洒自私的享受单身,享受父母的关爱,享受成人的自由。散文欣赏想恋爱了来场恋爱,想自由了来场分手,想吃吃就吃吃,想喝喝就喝喝。

  看似放荡不羁的生活,却忽略了最起码的责任心。从小家到大家,我们这样不羁的人生都是一种自私。小家,父母多些担心,担心百年之后无人照顾你。大家,祖国的未来少了一份延续。

  民政局每次公正一对新人,总要不厌其烦的问:你们想好了吗?是啊,你们想好了吗?想好了要认真负责的对待对方了吗?想好了要做个负责任、疼爱她一生的好丈夫(做个贤惠、善解人意的好妻子)了吗?想好了要丢下自由,丢下潇洒,丢下自私了吗?想好了要相濡以沫的对待婚姻了吗?

  对于爱情那份未知的探索,每个人都有些不确定的因素。总怀疑那份羁绊是否只是水的沸点?冷却后,温度如刚装在水壶里的水一般无恙?始终无法确定那个人是否就是mr right。

  以前看到过一篇报道,现在仍然印象深刻。说问过许多恋人或是已婚的人,找到对的人是一种什么感觉?答案都不唯一,但却有一个他们都提到的共同点:就是觉得他/她永远都不会离开自己!

  我们曾经深深地爱过一些人。爱的时候,把朝朝暮暮当作天长地久,把缱绻一时当作被爱了一世,于是承诺,于是奢望执子之手,幸福终老。

  现在,回头想想,那曾经以为的相濡以沫是什么?从过去来到未来的某一天,终于发现对方的时候,对对方说:亲爱的,陪我一起走过剩余的人生吧。对方如你所想那样回答:笨老公(老婆),我就在你身边埃。

  相濡以沫,也没那么难,因为有你有我,只是因为对于双方都是合适。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没有卿卿我我的浪漫,没有海誓山盟的承诺,没有天荒地老的约定;只有淡淡的相守,默默的依偎。

  母亲的唠叨已经像强烈的电波充塞我的耳骨,表达感情的随笔而且有愈演愈烈的态势:看看对门的英子吧,比你小两岁,怀里都有一团肉乎乎的娃了!文文那丫头片子呢,怎么不见来家呀,张罗结婚了吧!

  我疑心母亲是担心我赖在家里,恨不能像一盆脏水将我泼出去,因为在母亲看来,我笨手笨脚,我倔强傲慢,我脱离群众,嫁给谁谁都会倒了八辈子的大霉。

  我躲避着母亲拉长的脸和无休止的啰嗦,独自拿过小镜子将自己打量,唉,真的很糟糕呢,脸上的青春痘像发起的天花一样长得轰轰烈烈,红肿的豆豆将我原本凸起的前额团团包围,崛起的下巴显更加张扬,这样一副面孔让青春期的我自卑到了极点,幻想雨巷里演绎的一场浪漫的相遇几乎成了泡影,自己如何能成为那个结着愁怨的丁香一样的姑娘呢?

  那些时候母亲在外面跑的更勤了,我知道母亲是在调动自己所有的人脉为我张罗婚事。这样辛勤的结果是很有成效的,那一日,母亲见我进门就哗啦啦从脸上掉喜色,母亲关了门低声与我唠叨了半天,大致的意思我知晓了:介绍人系爸爸单位的苏会计,人嘛,中等个,函授大专,一个男孩儿,住房三间,爸爸是个小头目

  这样优越的条件不去相看母亲无论如何不会饶恕我的。 唉,又是相亲

  说实话,那时候我对相亲这样古老的习俗厌恶极了,它让我想起了万恶的旧社会,议婚阶段批了八字,换了庚帖,当事人浑然不知,其中的操作全凭媒人的快腿和一张巧嘴,傻乎乎被人带到集市或是庙会上,由 媒人隔着人群遥遥一指,双方只是一瞥,哪能看得真切。也有下三滥的媒人使用指鹿为马柱移花接木的法子,把没有鼻子的说成“眼下没啥”,把一个胳膊的说成“干活就一把好手”,这样受骗的一方悔之晚矣。在从一而终的旧社会,既然生米做成了熟饭,只能自认命苦,日子久了,也就有了白头到老的婚姻。

  哼,相就相吧,也许前面向着一片开阔之地,也许向着一条幽静的小路

  那一天,天色阴暗,看不出老天爷有什么好心情,我简单收拾一下就赶赴那场蓄谋已久的见面相亲,我穿了件乳白色的小翻领单衣,旧的,我是不喜欢见面要穿新衣服的,如果说相亲是要挑毛病的话,那么应该初次见面就要把毛病抖落干净了,免得日后慢慢显现出来。

  天越来越暗,终于走到半路就掉下雨点来,我没带雨具,又想准时赴约,不得不在雨中奔跑,白箭似的雨点急急地钻,我的身上挂满了水,边跑边想,天公不作美呀,这次相亲估计是泡汤了。我的样子狼狈极了:头发湿成一绺,像破抹布一样趴在脑门儿,而湿衣服贴在身上,鞋子里面也进了水,瓜瓜响,有熟人见了我就打招呼,这是急着干什么呀?哼!相亲。

  到了相亲地点我已累的气喘吁吁,只是不停地擦脸上的水珠,当时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做了怎样的回答,只记得屋里七大姑八大姨围了很多人,我像小丑一样接受许多双眼睛的检阅 回到家里我做贼一样逃避母亲的追问,对于这次失败的相亲,我是很内疚的,感觉对不起母亲的一片苦心。

  花喜鹊在我家树上叽叽喳喳唱歌的时侯,母亲说,这个春天一定是有喜事了! 我是期望真的能如母亲所愿,锁定自己的终身大事,因为我对相亲这码子勾当已经越来越没有信心了,把两个互不相识的人为了结婚的目的放在一起,总是会有一点点的尴尬,第一眼就那样重要吗?一个人的才华和能力怎好在很短的时间内完全展现出来呢?

  看得出,家里对我这次的相亲是引起的足够重视的,姐姐陪我买了一件大红的西服上衣,母亲亲自助阵陪我相亲,城里那些时候隔三岔五就停电,那天正好赶上了。介绍人小郭家里点起了三根蜡烛,摇曳的烛光将那晚的气氛烘托得暖意融融。这一次我借着光亮偷看了那个他几回,他也装作满不在乎地乜斜了我几眼。小郭媳妇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她说,我们别瞎搅合了,让俩孩子单独出去走走。

  那晚的月亮极好,我们并肩走着,男孩个子很高,我需仰视才能看见他的脸,这种仰望的感觉极其美妙也很熨贴,因为在我潜意思里,喜欢高高大大的男孩。一路的行走沉闷得要命。男孩子说话不多,几乎都是我问他答,我问他每天吃晚饭都做些什么?他说,睡觉。啊?他听出我惊恐的语气,急忙改口说:不不,有时是看了电视才睡觉的!我知道他的语无伦次是有些紧张,叙事散文他只是个电工,电工是不需要不懂得托尔斯泰和鲁迅的。回来的时候,路灯亮了,在一颗银杏树下我们停下来,男孩终于大胆地对我说,你身上的红衣裳很漂亮,他说希望明天还能在这条街上看到我,我没有抬头,也没有说不,在他送我到胡同口的时候,我轻轻地向他摆手,说了声再见

  一道光从木栅栏射过来照在我的脸上,我仰着头在邈远的天空下晾晒自己的日子。 他的到来,颠覆了我以往对相亲的偏见,也许在由红娘引荐的人选中不乏优秀的异性。亲情随笔相亲终究比偶遇来的稳妥,毕竟对对方的人品和家境有所了解。

  他是我哥哥的朋友,经常来我家,但那时我在外地上学,谈论爱情随笔并没有见过,他倒是在家里的相框里熟知了我的模样,他个子不高,黝黑,左脸太阳穴的位置有块黑痣,我说一定是上帝眷顾他怕他走失,特意留了记号。他是唯一给我写过信的对象,信写的简明扼要,像是领导的口气,事实上他后来果真做了领导。他的字写的很有风骨,我一下子就喜欢了。

  周末回家,他邀我去看海,我们沿着海边走,那天我穿上了一双洁白的护士鞋,走得格外小心。他的语速很快,话题也四方八面的,谈社会,论人生,畅想对艺术独到的见解,我只有乱点头乱嗯嗯的份儿,对于他,我一半欣赏,一半怀疑。当走过一个渔滩的时候,我不小心一个趔趄踩进了水里,泥巴溅漫了鞋子,我的心掠过一丝惆怅。果然我们终究没有同上一条船,就像我鞋上的污点,暗示着前面的淤泥险滩。这一次,起因不是我,也不是他,是我的母亲。母亲说他太狂妄,将来我会吃亏的,母亲还说,脸上有痣,终是不吉利的。

  一年以后,我终于像一棵行走的树,在一个屋檐下安营扎寨了。有人说,一生谈三次恋爱最好,一次懵懂,一次深刻,一次一生。最后的一次,不管有怎样的开始,不管中间经过怎样的波折,最终要在一个点上相会,那为什么会如此顺利如此圆满呢?原来在我们相看之前,他已经在前世将我的底细打探的一清二楚了,所谓的人生际遇,总是有不确定的风景在等着你,那才是真正属于你的东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