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随笔

严明《长皱了的小孩》新书分享会亳州活动

日期:2020-01-19 05:05 浏览:644

  严明《长皱了的小孩》新书分享会 亳州活动探索自我生命之外,严明也和大部分人一样置身种种羁绊与矛盾:如何接受父亲的衰老、病逝;如何悉心爱护儿子少年形状的理想……在生活的洪流里,他也为人生所有少年气的选择付出必要的代价,“当初听闻了一个叫做理想的东西,信以为真,为之奋身。”自由与理想在他的身上有了真实的份量。

  《长皱了的小孩》里,曾经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脸上最终也挂了皱纹,严明向我们娓娓道来他的故事,仿佛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抚摸头顶。同时,头顶传来的声音又在提醒我们,那个在南方摇滚圈长发飘飘的乐手从未真正退场,“永远不安,永远地梦将来。”

  时代遍地砖瓦,多少沉默的日子大家垂头丧气,愿我们像那些花儿般的少年一样,如若站在舞台上,眼里又燃起光亮。

  “这世界上其实没有大人,只有长皱了的小孩。” 和大家分享严明新书中的关于自我成长的部分,一些温暖的能量。

  摄影家严明继畅销书《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大国志》后的最新随笔集,成长三部曲完结篇。作者用温暖、真诚的文字记录在外流浪多年后重回故乡的经历,面对别离和失去,重新思考自己的生命历程、职业选择,回顾中有犹豫,也有执念和坚信。全书插入30余张摄影作品,用图像呈现生命中的决定瞬间,用文字书写摄影背后的故事。

  他是一位诚实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在当下大众消费文化和商业主义盛行的时代,大多数艺术作品隔靴搔痒,避重就轻,哗众取宠。而严明则心怀悲悯,直面苍生,爱情随笔苦行僧般探寻并记录着这个时代的真实,念念在定。

  看严明的照片最主要的是他的诗意,他的每张照片都传递着这样的诗意。事实上不是他捕捉到这些诗意,是他创造了这些诗意。事实上没有严明的情怀、学养,美术训练、视觉训练,以及活生生的情感运动,任何景物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你都是熟视无睹的。所以它不是记录,不是捕捉,而是深刻的创造。我印象最深的一张照片,在一个庙宇里面,没有头的塑像,双手拱抱,一个失去的礼仪,千言万语,愁绪非常多,但是涵盖了很多信息。如果你心无诗意,可能就从他面前走过了,你的取景、构图、色彩、光线,所有东西不会产生这样的共鸣。

  严明,摄影师,侯登科纪实摄影奖、法国“才华摄影基金”奖得主。70后,安徽定远人。大学学的是中文,毕业后曾做过中学老师、摇滚乐手、杂志编辑、唱片公司企宣、报社记者,现为自由摄影师,生活在广州。摄影代表作品为《大国志》系列,作品由多家艺术机构及国内外收藏家收藏。出版随笔集《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大国志》及同名画册。

  摄影家严明继畅销书《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后最新随笔集——少年心,最珍贵。作者用真诚、坦率的文字,分享最隐秘、深沉的情感,书写年少时的叛逆不羁,保育员随笔成年后的反思与回望。从中学老师、摇滚乐手,到唱片公司企宣、报社记者,如今成为一个自由的职业摄影师,诚实面对内心,记录追梦路上的困惑与坚持,大学随笔理念与执念。

  写给那些不再年轻、已为人父母,开始面对别离和失去的人——当自己的父亲离开,当自己成为父亲,面对人生角色的转换,书写关于家、关于父母的记忆碎片。一封相隔两个世界的信,写给最亲的人;一段温暖人心的故事,写给挚爱的家。

  写给徘徊于理想和现实之间,面对“是为梦想离家打拼”还是“在亲情的羁绊下留在家乡”选择的年轻人——从小镇到大城市,放弃稳定的工作去追求理想,放不下的是亲情的羁绊和对家乡的眷恋。“理想主义”的过来人写给年轻人的话,成长的路上,我们终将路过这里。

  30余幅摄影作品,友情随笔呈现生命中的决定瞬间——作者亲自挑选30余幅摄影作品,用镜头呈现亲情、友情、故土、远方,用创作跟世界对话,记录那些生命里的奇缘,那些追梦路上的人和事。

  有缘才能相遇,有心才能相知。芸芸众生、茫茫人海中,朋友能够彼此遇到,能够走到一齐,彼此相互认识,相互了解,相互走近,实在是缘份。在人来人往,聚散分离的人生旅途中,在各自不同的生命轨迹上,在不同经历的心海中,能够彼此相遇、相聚、相逢,能够说是一种幸运,缘份不是时刻都会有的,就应珍惜得来不易的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