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主页 > 心情随笔

我的抗疫写景随笔随笔

日期:2020-03-17 03:33 浏览:644

  我的抗疫写景随笔随笔我在写作业,发现一只蚊子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就想去拍它。可那只该死的蚊子很鬼,一直在“游荡”。个人心情随笔说说“痒,痒,痒死了!那只蚊子在哪儿?我要杀了它!”我气呼呼地说。“我打不着!”妈妈也无奈。“等会儿,我自己打!&rdqu...

  在乡镇工作忙碌了一年,本想这个春节一家人好好团聚,谁知新冠肺炎防控工作的一声令下,大年二十九晩上刚回家的我大年三十又匆匆忙忙地赶回了镇里。我回单位工作、妻子独自宅家、女儿杭州求学,三口之家因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身处三地。

  我所工作的镇地处楠溪源头、温州最北,面积华东最大。镇域范围内大大小小的自然村就有300多个,散文欣赏沿着诸永高速杭州方向来温州的第一个出口就是我们镇,S223省道贯穿全镇而过,可想防控压力有多大。

  一声令下,全镇的工作人员舍小家顾大家,写景随笔有的抛下嗷嗷待哺的孩子,有的挺着怀孕的大肚子、有的告别年老体迈的父母从四面八方迅速集结到位,投入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疫”。面对这次“战疫”,大家都很努力,发动广大群众村自为战,短短的两天之内就在全镇设置了68个卡点,五天之内就累计排查了5.7万人,为人父母的心情迅速形成了联防联控的“防疫网”。

  在村口、在高速公路口,我们的同志每天都要迎接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在外漂泊想要归家的游子、借道想来探亲的人、还有纯粹为“躲疫”而来的“逃难者”,请停车测量体温还要时刻忍受着不理解群众的辱骂。

  同时我们的同志一方面战战兢兢地面对各路前来的督查“大军”,一方面还要日夜繁忙的统计着各个部门下发的表格。

  更让人提心吊胆的是这个村传来说有个人咳嗽了,那个村又说有个人发烧了,每天排查上来的信息都会让我们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1月24日上午,一名被摸排在册从武汉返乡,正居家隔离的女孩出现轻微发热症状,紧张的气氛在全镇蔓延。下午4点50分,卫生院报告称该女孩相关标本经核酸检测为阴性,已经解除医学观察,我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短暂休息后随即又投入紧张的工作中。

  每个人都在为战胜这场病疫做努力。抗疫的二十多天来,我常常被一些面孔和身影感动。镇班子的胡同志家就住镇郊的一个村庄,抗疫工作开始就一直吃住在单位。多次去卡口督查路过家门口而不入,有次五岁的儿子在家门口玩耍时抬头突然看到路过的他,一个劲地叫着爸爸,“稀哩哗啦”哭个不停。

  还有一次我在村里督查防控工作时,手机的那一端传来了一位同事焦急的声音:“张镇长,阿杰在城区卡点突然晕倒了!”

  碧油坑村是位于温州最北的一个村,与仙居交界,气候十分寒冷,夜间温度常常零下,素有温州“北极村”与“雪乡”之称。每个寒风刺骨的夜晚我们都有7名乡镇与部门干部在这里的卡点默默值守,没有任何取暖工具,只能通过最原始的烧柴火方式来取暖。2月15日是整个温州入春以来降温幅度最大的一天,传统节日手抄报晚上风大、雨大,卡点的帐篷都被风吹走了,值守人员穿着雨衣依然值守到天亮。

  同样一场疫情的灾难也是检验社会正能量的“试金石”。俗话说,兵马未动 ,粮草先行。口罩、手套、体温计是我们基层抗疫的三件宝。然而全国疫情“狼烟四起”,抗疫物质全面告急,可谓是“一罩难求”,我们乡镇干部在前方“冲锋陷阵”时连最基本的口罩都保障不了,这危险造成“疫”线人员的心理压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因此每个乡镇只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千方百计通过各个途径去筹集。

  正当我坐在办公室为“一罩难求”焦头烂额时,“叮”的一声微信响,一看是在外乡贤阿仙发来的:明天送礼物给你们!

  第二天早上镇政府门口就堆满了一箱箱的货物,打开一看,呵,原来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一袋袋口罩。后来了解到,阿仙曾两次自驾到批发商家中蹲点守着,从早7时一直等到晚深夜才拿到口罩,累计为我们捐赠了8000多个口罩。随后,阿松、阿来、幼儿园教师随笔阿仁等多位乡贤紧随其后,解了我们燃眉之急,更加坚定了我们镇抗疫的信心和勇气。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的手机都会叮叮地响个不停,原来是在卡点值守同志发到工作群里的微信:前溪村民金益龙给我们送桂圆红枣汤了;爱心人士前来送夜宵了,姜蛋汤+炒素面;66岁的王伯伯端来了八宝粥、绿豆汤、桂圆银耳汤;更让人感动的是1月28日至今,心情随笔城区村的村民戴志巧一家人白天送点心,晚上往返60余公里给镇里12个卡点送姜茶,22天行程近1500公里。这些群众个个暖心的自发行动是防疫路上善举的缩影,他们无私的奉献让我们感动与点赞!

  抗疫近一个月, 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头发长的像山贼似的,在单位寝室每天早上起床对着镜子看着乱蓬蓬的头发,似千斤压顶,随笔500字心里一团糟。好想剪个头发,而镇上的理发店都大门紧锁,有一天突然听说源头村的网红村长陈小静有一手理发的好技术,仿佛就像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于是与几位同事屁颠屁颠地跑到她家里理了个发,一下子就感觉清爽多了。哈哈哈,如果几个月不理发,新教育随笔你会变成什么样子?

  二十多天过去了,在全县的疫情防控图上我们镇的红旗依在,无疑似病例,无确诊病例,成为全县少有的一块“净土”。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疫”,若不身在其中,何来感同身受!不在最基层工作是体会不到这次抗疫的酸甜苦辣与委屈危险。当下有句流行的话语说的好,宅在家里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外替你负重前行罢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