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网 > 友情随笔 >
A- A+

时光走过独木桥

  下班,回窝。慢悠悠,夕阳还有些刺眼,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味道。什么味道?说不上,好像十几年前闻到过。

  有时候,放学在公交车上遇到闪闪,习惯下车一起买雪糕,边吃便在院子里溜达着往家走。闪闪总喜欢吃完后的棍子扔高再踢开,这次踢到枣红色的校服裤子,明显的白印子,苦笑着问我咋办,我说,多溜达会儿,干了就看不出来了。有时候,车上人多,一辆辆等,七点还没有到家,就会听到阿喵吐槽她的傻叉老师,非让看《新闻联播》写笔记,回家晚的写毛线啊,你录给我看啊。每天早上和阿喵一起等车,最害怕的事就是看到闪闪,那意味着迟到了。那会儿最火的电视剧是《武林外传》吧。寒暑假白天都不怎么出门,睡一上午,打电话聊一下午,从电视剧笑点聊到脚上有几颗痣,从吐槽假期作业到约起逛街。吃完晚饭,十几个小孩在院子里疯到凌晨回家。直至现在,出门说是和院子里的一起去玩,家长从不会担心。 (随笔网 www.SuiBi.Com.Cn)

  从小学时候,放学点儿妈妈总是在阳台看我是不是快到家了,都不用敲门。一单元旁是主路,而家在四单元六楼,一度怀疑妈妈怎么从没认错过。那个家不大,阳光可以照进小卧室,闭上眼还是可以记得床在哪,书柜在哪,书桌在哪,嗯,承载了太多回忆。几个发小,今天在我家吃饭,明天再他家睡觉,仿佛都是顺理成章的。每次约好出门,电话里最后一句总是“快出来,老地方见”。后来,家不在一块儿了,闪闪说,小时候吵架都是还我一口吃的,好想念你妈妈烧的茄子,以及说了小半辈子在树上救阿喵的故事。有次和老爸说这事,老爸说,闪闪一定手舞足蹈,表情超夸张,嗯,都可以脑补到。有次晚上住闪闪家,她妈妈说,之前你和阿喵都有对象,还想着帮我们闪闪也找一个,可好,三个又一起单着了。这不是怕闪闪寂寞么。再后来,还是会常常聚聚,聊得最多的,回忆吧:记得么,那时候谁喜欢过谁,谁讨厌过谁,谁的情书被发现了,谁和谁打架了,还有半个烤饼之类的……

  学校,陌生了,是真的陌生了。周边新盖了许多楼,学校也翻修过,有次回去看望班头,班头感慨道:还是你们那时候好啊,现在的学生管不住,动不动逃课,俩人去个电影院一躲,谁能找到。其实也是当时没地儿去吧。只是周末偶尔去KTV,网吧。那会儿最火的游戏是《魔兽世界》吧,曾尝试过,发现不是那快来哦,也就及时止损了,经常一排电脑魔兽画面,凸显一个不合群的跳炫舞,还特别自得其乐。新宁广场的LED屏看的篮球比赛,旁边的免费讲解不错哦,没记错是中国对立陶宛吧,虽然输了,易建联打得好帅。还有锤锤那个能让人记一辈子的笑话:“算了一卦,你这家伙,注孤身啊!”“招你惹你了,这么咒我。”“GHJ,中间缺I,对不对,就说对!不!对!”结果证明,对,没毛病。有阵子不知什么鬼,上学放学总能遇到隔壁班隔壁院的“月饼”,然后注定会被呲儿一路,头绳被说,书包被说,吃零食被说,和娃哈哈被说,和别人聊天被说,走路被说……不是都说“冷”么,怎么就那么多话。

  那是幼稚,是放肆,是没心没肺,是回不去的青春年少……

  时光已逝永不回

  往事只能回味

  春风又吹红了花蕊

  你已经添了新岁

推荐友情随笔

相处随笔

我无意得罪任何人,但有人却因我而生气

关爱随笔

有一个朋友对我说:你瘦了。就这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