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网 > 写景随笔 >
A- A+

教师写景师生随笔

  导语:风儿静静的走了,也带走了悲伤,也带走了忧愁。抬起头,仰望远方的天空,不由的放松了许多,因为在那天边,我似乎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又一个崭新的世界。下面是随笔网小编整理的《教师写景师生随笔》,欢迎阅读。

  教师写景师生随笔【第一篇】:景物描写随笔

  今春又路过故乡江苏宜兴县,热情的主人在匆忙中陪我去看灵谷洞。天微雨,主人感到有些遗憾。车窗外,雨洗过的茶场一片墨绿,像浓酣的水彩画。细看,密密点点的嫩绿新芽在闪亮;古树老干黑得像铁;柳丝分外娇柔,随雨飘摇;桃花,我立即记起潘天寿老师的题画诗“默看细雨湿桃花”,这个湿字透露了画家敏锐的审美触觉。

  湿,渲染了山林、村落,改变了大自然的色调。山区的红土和绿竹,本来并不很协调,雨后,红土成了棕红色,草绿色的竹林也偏暗绿了,它们都渗进了深暗色的成分,统一于含灰的中间调里,或者说它们都蕴含着墨色了。衣服湿了,颜色变深,湿衣服穿在身上不舒服,但湿了的大自然的景色却格外有韵味。中国画家爱画风雨归舟,爱画“斜风细雨不须归”的诗境。因为雨,有些景物朦胧了,有些形象突出了,似乎那位宇宙大画家在挥写不同的画面,表达着不同的意境。 (随笔网 Www.SuiBi.com.cn)

  我自学过水彩画和水墨画后,便特别喜欢画阴天和微雨天的景色,但我不喜欢英国古老风格的水彩画。我以往的水彩画可说是水墨画的变种,从意境和情趣方面看,模仿西洋的手法少,受益于中国画的成分多。西洋画中也有表现风雨的题材,但西洋画是将风雨作为一种事故或大自然的变化来描写的,很少将阴雨作为一种欣赏者自身的审美趣味来表现。西方风景画之独立始于印象派,印象派发源于阳光。画家们投靠阳光,说光就是画面的主人,因之一味分析色彩与阳光的物理关系,甚至说“黑”与“白”都不是色彩,而中西画家大都陶醉于阳光所刺激的强烈的色彩感,追求亮、艳、丽、华、鲜……多半是从“晴”派生出来的。

  曾有画油画的人说,江南不宜画油画。大概就是因为江南阴雨多,或者他那油画技法只宜对付洋式的对象。数十年来,我感到在生活中每次表现不同对象时,永远需寻找相适应的技法,现成的西方的和我国传统的技法都不很合用。浓而滞的油画里有时要吸收水分,娇艳的色彩往往须渗进墨韵,人们喜欢晴天,有时也喜欢阴天,如果说阴与晴中体现了两种审美趣味,则鱼和熊掌是可以兼得的。

  又画油画又画水墨,我的这两个画种都不纯了,只是用了两种不同的工具而已。头发都灰白了,还拿不定主意是该定居到油画布上,还是从此落户在水墨之乡!

  教师写景师生随笔【第二篇】:森林随笔

  一生都想着有一个大的森林,能让我在其中生活,过着远离尘嚣的日子。

  在那里,我会看到什么!青绿的苔鲜,满裹在粗壮的树身上,湿漉漉的渗着叶汁,阳光从林间透着下来,射在青苔上,那股清亮亮的光束里,正在泛起绿莹莹的雾气。就那么光亮的一斑,会让你激动不已,在你的心里竟燃起绿色生命的火焰,感动出生命的伟大和美丽。

  树,是拼命地往空中生长,粗壮就是一种生命的力量。根也拼命地向四处伸长,交错如网,紧紧地缠绕在一起。树身越高大,根系越磅礴,遍地的藤状物丛生缠绵,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这种拥抱是终生的,只要生命存在,永远就不再分离。然这种拥抱又是离心的,你死我活的,这便道出了生命的自私性。谁强壮就活着,残弱的便早早夭折了去。在自然界,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仅至于此。

  我很奇怪,在大森林里,夭折并不等于死亡,而仅仅表现为残缺。老大的树,不知何故,就突然地折断了,留下一个残桩,连着倒下的树身,那树身落地就又生根,又长出一股新枝,生命重新在燃烧,这树就形成了一个空洞,谁也没有死去,就这般残缺的长起,而这种残缺的情景,森林里到处都能看到,这倒形成了一种景致,一种独特的、自然的、人类也无法创造和模仿的美丽风景。

  这种景致有时是震撼的,让人无法想象它的形成是复杂,还是简单。但这种超然的美景总是与残缺相伴,这就使人想起古希腊神话中爱与美之神的断臂维纳斯,她的形象曾让多少雕塑家遗憾而为她再塑断臂,可怎么都不及残缺的原貌那么美,结果残缺就成了美的一种至高境界。这里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大森林里到处都在揭示着它,人类对美的认识,应该从研究生命中获得。

  还有一种东西让人很惊奇,那便是寄生。这种现象在森林中处处可见,小到青苔,大到藤蔓,都是以寄生的方式在展示着生命的力量,有时竟是很辉煌的。看到一棵树,树身是螺旋状的,根部有树的根基,很粗很壮,也有藤的根基,不足树的枝粗,然而它却深嵌在树身里,盘绕着往上爬。不知多少岁月去了,它和树合为一体,就再也分不开。它的枝叶茂盛的不得了,遮天障目,荣耀一生。

  我更惊奇那小小的苔鲜,树长多高,它就能依附多高,总是躲着阳光生长,阳光照射了它,能清楚地看到它原来也是一棵树。有树的杆,树的根,也有树冠,这根就扎在树身上,吸着大树的汁液强壮自己的生命。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让生命在期间存活着,这种活法是否公允呢!想到人类,人类社会,寄生或说为依附的现象,恰似这森林一般,只是人类有着聪明的头脑,能让寄生更冠冕堂皇些。

  森林里常有雾在漫行,很轻飘,很弥漫,蒙蒙的,总是浮在林子的上空,遮云蔽日。浓的雾不知从哪里涌来,远处的林子就没有了形象,全埋在蒙蒙的水气中,水气常凝聚在叶尖上,流出一颗又一颗晶亮的水珠。树的杆、树的叶全是润润的青绿。这是一种柔润的氛围,柔润的生成便决定着生命在这里的活跃。

  这就像人类的社会,总得有一些东西时常柔软人们的心,这东西不像林中的雾,看不到也摸不着,但它却能够在人的心叶上结下柔软的露珠,有了这种氛围,人们便平和、安定,生命即可长久。

  在森林中见到一面平湖,水清而明净,湖色是青绿的,像林中的叶儿那般清润。湖面如镜,里面装满了绿的叶,绿的树和蓝的天,唯独不曾见水鸟儿从湖面上浮过,也不曾见湖水打皱,光亮的似绿色的玻璃。一只小松鼠从树上下来,慌慌张张地跑到湖边,竖起身子静听,又埋下头去舔那润润的湖水,那湖水真就皱了,一圈一圈地起了涟漪。只是片刻,那鼠儿便转身离去,又回到森林里。

  这个画面让我激动不小。森林、湖泊和在这里生存着的所有生命,它们是多么的幸运和富有啊。因为森林里有湖,那是一种福气,阳光、空气和水是构建生命的三大要素,有着湖泊的森林,万物生长就茂盛,就活跃,就绿润地让生命感到快乐和舒心。

  真想就此盖上一间茅屋,就在那柔软的湖水边,在那棵绿茸茸的杉树下,那只松鼠窝的下面,久久地居住下来,远离尘嚣,走近生命,走近自己的灵魂里,去悉心聆听那大森林里的声音,那一定是天籁之音,纯净心灵之音。

  从湖边走出,树便稀疏,野草开始茂盛,森林渐渐远去。我就像读了一本书,书中写满着森林、湖泊和迷雾的文字,写满着生命由生到死的辉煌过程,那些惊天动地的震撼以及默默无闻的真情,那些生命过程中的故事,有些读得懂,有些读不懂,有些却成了未知的诱惑。

  我想思索生命的本质,还原人生的原貌,从自然中去感知自己,去寻求灵魂中那片清净的天地。因为我也是自然之子,寻求是人类智慧的一种光团,我不能让它熄灭,而要让它永久地照亮我的生命之路。

  教师写景师生随笔【第三篇】:峡谷随笔

  这沉重来自于对大峡谷自然变迁的理解,这里是地壳板块活动最活跃的地段,积蓄了上百万年的能量,竟然由海底挤压出一座孤岛来,又在这岛中隆起无数的山峰,大峡谷便是折皱起的两重山。

  在这峡谷里行走,人心就受到了压挤,怎么都松弛不开。窄窄的峡谷,两面全是灰色的山岩,悬崖万仞,奇峰插天,直上直下的。谷底有河在流,流的是灰色的水,从此岩到彼岩,宽不过十来米,能看清对面岩石上的花纹和一个又一个的燕子窝,拳头般大的石凹,密布岩面,只是没有了燕子。

  这狭窄的山涧,竟有着长龙般的隧道,隧道是半圆的。露空处是在峡谷里,就像漆黑的山洞中,开了一面窗户,风景全从这窗里往外看。这里能行车,亦能走人。一走就横穿了一座山脉,贯通了这座岛屿的东西,成为一条中横枢纽之道。

  来到这座岛屿上,没有不来观光这条峡谷的。因为这样的峡谷,世界上没有几个。对于峡谷的好奇,是人对大自然的一种敬畏,人们看到的是一种纯粹的大理石断岩,而大理石能这么纠结在一座山峡里实属憾见。由于山水对大理石的侵蚀,这里的石纹就千奇百怪,又凹凸如深雕,这更是一大奇观。但最为让人动心,也最使人心情沉重的,就是那道贯通大峡谷的人工隧道了。

  这条隧道全长三百公里,横穿整座大峡谷,其中二十公里最为险要,也最为壮观。很难想象在这如此险峻的直壁上,人是如何在岩缝中凿出洞槽,将公路嵌镶在岩石峭壁上,可以认为这个工程是人类战胜自然的智慧和力量的印记。而这种力量中是没有掺和机械与自动化的,用的全是人力、十字镐和炸药。可以想见,那种十字镐,如何的一次两次、千次万次的敲击着坚硬岩石,凿窝打洞,炸药爆破。以这种弱小的力量应对顽韧的岩石,就使人想到水滴石穿的功力,这是需要何等的气魄、智慧和英勇啊。

  人们敬畏自然,因为自然的力量时常是不可战胜的。人们也应当敬畏自己,因为人类的智慧常常就战胜了自然,更应该敬畏在这大峡谷中,在战胜自然的战斗中而殉难的二百一十二位生命。这条景观之道可以说每公里便有一条生命献出,而走在用人类生命铺就的大峡谷中,人心不得不变得格外沉重。

  根据史料记载,来这里做劳工的皆为台湾将要退役的老兵,人数上万,按说他们是该安度晚年了,却又不得不来到这里为人类战胜自然,去进行着最终的战役。在这次战役中,有的活着,有的却永远留在了大峡谷里。他们是可歌可泣的,是人类战胜自然的真正英雄。

  正像这条峡谷,当地原住民的语言叫它太鲁阁,是“伟大的山脉”的意思,而战胜这座峡谷的英雄们更是伟大的英灵啊!你那一颗沉重的心,真该为这些英灵们而激动,而呼唤,呼唤人类的精神和智慧永存。

  突然就记起我们那些曾经战斗在三线建设中的知青兄弟们,在那如火如荼的年代,激情燃烧的岁月,她们以青春赌明天,以激情胜自然,比起大峡谷里的劳动强度,是多了机械化,但那种恐惧和沉重感却少不了多少,也同样有牺牲,有伤亡,有生命的付出,而她们献出的却是年轻的生命啊。

  那些代表人类与自然搏斗的战役中牺牲的生命,让我们这些活着的人们想起来,就有着无限的沉重感,有着万千的感慨。要记住:珍惜生命是一条活人的原则,而奉献生命却是人类一种伟大的精神。

  这种精神将会永世不朽。

  教师写景师生随笔【第四篇】:教师随笔

  为了确保校刊质量,该校从上学期就开始了前期准备工作:成立了校刊编委会,建立了编辑小组,在全校征集校刊名。新学期伊始,稿件征集工作全面展开,广大师生踊跃投稿,为保证质量奠定了基础。成稿后,编辑小组成员先进对校刊进行四次大的修改、校对,力求做到精益求精。

  《小草青青》主要栏目有校长寄语、教师论文、教师随笔、写景、童年七巧板、校园百味豆、人物金相册、家庭奏鸣曲、我的心里话、读书俱乐部、奇妙唤醒、自然大合唱、社会大看台、日记小点滴等。本期校刊集中展示了该校的优秀师生及班集体,教师的教育教学论文、教学随笔、教学设计以及学生的习作,集知识性与趣味性于一体,是学习的良师,交流的舞台,成长的向导、写作的乐园。

  《小草青青》的发行,为唐庄乡第一中心小学展示教育教学成果提供了新舞台,也为外界了解学校开辟了新窗口。今后,该校将进一步提高办刊质量,为广大师生提供更丰美的精神食粮。

  教师写景师生随笔【第五篇】:景物随笔

  聆听风声,遥望天空很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坐着,聆听风儿吹过的声音,遥望那无边无际的天空。高兴的时候,我喜欢坐在小小山坡上。风儿轻轻吹过,带来了花的甘甜,带来了草的清香。我发现它总是这样的温柔,使得树儿为它欢笑,使得流水为它歌唱。我笑着感受着一切微妙的变化。闭上双眼,静静地聆听,聆听,听到了风儿的笑声,它笑得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快乐,这时,一种喜悦总会拥上心头。睁开眼睛,望着蔚蓝的天空,才发现这世界的浩大。

  有时我回去想,在那遥远的天边,会不会有另一个世界,虽然自己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还是这样一直望着,希望会有那么一天,我可以看到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更美丽、更快乐的世界。难过的时候,我喜欢坐在树下的长椅上。风儿卷着落叶,吹过了一望无际的田野,吹过了宽广无边的草原,吹过了我的身边。我可以感受到它的忧伤与惆怅。慢慢的闭上眼睛,倾听风儿的话语,它告诉我有花开就有花谢,它告诉我有相聚就有分离,听到这些,我哭了,风儿便吹过了我的脸颊,吹干了脸上的泪水。

  风儿静静的走了,也带走了悲伤,也带走了忧愁。抬起头,仰望远方的天空,不由的放松了许多,因为在那天边,我似乎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又一个崭新的世界。就是喜欢这样,一个人静静的坐着,无论是盛夏还是严冬,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只要这样一个人静静的坐着,去聆听风儿的话语,去遥望天边的世界,我便知足了。希望我可以像落叶一般,乘着风儿的翅膀,去天边的那个更美丽、更快乐的世界……

推荐写景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