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主页 > 亲情随笔

教育随笔爱国的作文(六十三)

日期:2019-12-02 10:07 浏览:644

  阅读,是个大话题,不是一言二语能够说清楚。阅读,更是一个恒久的话题,就像亲情、爱情一样,也是一个常说常新的话题。

  我在学校刚做教务工作的时候,极力地向校长建议做好这样“两件事”:一是学校一定得订阅一些报刊杂志,随时能够方便教师学习和查阅资料。二是学校发展得搞课题研究,用课题研究来提升学校办学内涵和品味。现在看来这两件事都实现了。学校每学年都订阅一些报刊杂志,我们的教育部关工委重点课题的子课题《家长学校在家庭教育中的作用研究》工作正在有序进行中,课题成果也在梳理中,快要结题了。

爱国的作文

  我在想:这两件事都与教师的阅读有关,也都是事关教师个人专业成长和学校发展的大事。阅读,对于教师专业发展而言,不是在打“擦边球”,而是“紧密相关”。

爱国的作文

  一个不看书不读报的老师,很难说是一个有着事业心、有所作为的好老师。现实中一个现象是:教书的不读书,教书的不读专业书;这样的人还真的大有人在啊!

  为什么呢?我们没有书可读吗?我们没有时间读书吗?我们的书已经读好了吗?……诸多疑问,我们可以进一步思考。

  其实,我们的学校这样的“两件事”还没有真正做实做好,还有很多“空间”可挖。一个是,学校订阅的杂志有限,能够供教师阅读的并不多,大家平时看不见刊物,也不知道到哪儿看。更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是,学校订阅的报纸往往是打了一个个包,原封不动地放在教导处的书架上,根本无人问津。可能大家觉得这些报纸都与自己的教学关系不大。有的教师就说过:“《安徽日报》、《皖西日报》、《大别山晨报》订了那么多份,谁看呀?”有的年老的教师偶尔去教导处翻翻报刊,还是难以找到自己要看的。看来,“阅读口味”很值得研究,“不对味的饭菜”,你说的再香再好,顾客就是不领情不理会啊!学校订阅的报纸,还是多一些专业性的好;服务教学服务教师;订阅报刊时,要多考虑教师成长的需要。党报党刊要订要看,但不能太滥太不当一回事。好端端的报纸,往往从邮电局转到学校,一捆又一捆的,又从学校转到“收破烂”人的手里。怪可惜的啊!

  有的老师可能认为,现在阅读媒体那么多,不是电脑就是手机,看都看不过来,还订阅那些报刊干嘛?再加上学校本来资金就有限,省下一些可以做别的事……持有这样看法的老师,根本没有意识到,什么是真正的阅读?什么是教师的阅读?他们把看微信、看空间、看邮件、看留言当成了“阅读”。这种快餐式、碎片化浏览根本不能等同于真正意义上的“阅读”。了解资讯,浏览信息,观察动态不应是教师专业阅读范畴所在。真正的阅读之有别于“娱乐性”和“资讯性”。可怕的是,这种娱乐性、资讯性的阅读,恰恰是当下国人阅读生活的常态,也成为教师精神生活的主流;这种阅读常常与心智关系不大。

  还有一个是,我们的课题研究热情不足、动力不够,耐力有限。在我们2014年7月接受教育部关工委重点课题《中小学生家庭教育综合研究》子课题《家长学校在家庭教育中的作用研究》立项之前,我们学校于2009年接手一个省级课题《同步阅读一体化实验校课外阅读研究》,研究期限为三年。遗憾的是,我们只是上报了阶段性教研成果《明德小学同步阅读策略探微》,并没有结题。我也是这个课题的负责人,我切实感到自身阅读量的不足,更感到要加大来自学校课研人员阅读量的必要性。他们从来没有形成一个读书氛围,从来没有形成调查研究的习惯,从来没有坐下冷板凳的功夫;所以,一到集中成果的时候,没有办法,没有心智,没有文章。课题研究,对一个普通教师而言,好比天方夜谭,几乎江郎才尽,甚至捉襟见肘啊。最后导致:课题研究就是一个人的研究;有没有课题研究,与学校发展没有什么大碍……原因是,我们的领导和教师都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平时忙于诸多检查和教学事务,甚至忙得焦头烂额;领导和老师们几乎都是在文山会海中应对与煎熬;哪有时间、哪有心情坐下来好好读上一本自己的“闲书”呢?读书,简直是奢侈之事;读书,说的轻巧,教育随笔爱国的作文(六十三)做着挺难啊!

  我们在俗世活着,吃喝拉撒之外,往往就是靠“娱乐、资讯和可以理解的一般事物”聊以为生。想到这里,我们做老师的,真是不免悚然一惊。好的阅读,也即是主动阅读,不只是对阅读本身有用,也不是对我们的工作和事业有帮助,更能帮助我们的心智保持活力与成长。

  培训为期一周,最后一天校方安排学员进行培训心得交流发言。我们乡镇一同参加培训的校长有五六个人,大家都推荐我上台发言。我那时正在参加大自考,已经拿到一个专科文凭,正在续读中文本科。他们都清楚我平时的喜好,不是看书读报,就是爬爬格子。大家觉得我上台最合适,能够讲些新东西。我那时还年轻,三十几岁。用别的校长说话,你身上禀有一股朝气和书卷气。对他们的举荐,传统节日手抄报我没有推辞的理由。

  讲什么呢?关于校长岗位专业知识和敬业理论,舒师培训老师讲得多,讲得透。再来谈谈这方面的大道理,底下听会的校长肯定会大倒胃口的。第十一期校长岗位培训,全县有着一百多位小学校长参加,规模不小。这里面还有不少年轻的校长呢。从他们渴求的目光中,我能读懂他们需要一些新颖的、实用的、易懂的岗位知识。可想而知,这次交流,是对我个人的一次大挑战;说到底,是对我就是一次口才和书底子的大测试。

  没有多少准备时间。准确地说,从头天下午确定学员发言名单开始,亲情随笔到第二天上午交流,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准备。随便说说,反正是每个乡镇都能确保一名校长发言,即使自己讲得不怎样,还有别的校长会讲呢……反正是随意交流,也不是评高评底的……我都没有这样想。红色旅游心得体会我觉得:像校长培训这样大的规模、这样集中、这样隆重地造势,真的不多,给予这样个人展示机会十分难得。要讲就一定要讲好!我暗下决心。

  我对这次给定半小时的发言交流,准备了足足4000多字发言稿。我的想法是,材料只能丰盛,不能干瘪。讲话稿子要有血有肉、观察日记作文生动具体。我给初稿的定位是:一要讲自己的东西。别人管理、治校经验再新再好,那是别人的,我不说。二是讲真实的东西。真实的东西,往往就是现实的情况。要讲学校的现实情况,就会有好的,也有不好的;要敢于照实说,不隐晦、不隐蒙。平时不好说、不敢说,不让说的,现在要我说、给我说、可以说。还有平时那些困惑与不满,干嘛不趁机发泄一下呢?三是讲真才实学的东西。这一点我最有体会:因为自己从97年参加岗位研修,报名大自考以来,历时苦战实战了4年之久,那“面包加泪水”的苦日子,爱情名言自己体验最深了……为什么教师要不断学习促其专业成长?学校管理者怎样带头首先做个学习者、研究者?在漫漫的自修路上,我们看到哪些风景?确实收获了哪些成果?……

  那次发言,我好像根本没有大谈治校之方与兴教之策,更没有多说什么教育形势紧迫、人人需要奋斗之类的豪言壮语;我只是从性情中来,从自己熟悉的领域谈起。记得一开头,我从当时一首流行歌曲《新鸳鸯蝴蝶梦》歌词说起。讲到歌词的美妙,讲到国学经典;讲到美妙的歌词源自对国学的经典锤炼与升华。对李白的那句__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我大加点赞,大声吟唱。讲到精彩处,我甚至怀疑自己怎么会有那么大胆量,或老那么多词汇呢?我讲到歌词对经典名句的引用、创造、升华;讲到词作者的文化底蕴对歌曲创作的重要;讲到管理者的学识内涵,对教师的影响和引领……那台下,似乎再也听不到往常的嗓音了,好多校长目光炯炯地注视我。我像是在上一节公开课。我几乎脱了稿在滔滔不绝地讲,又像是在和校长们促膝谈心……

  那次发言,记忆中,我博得了一阵阵掌声,那是最为响亮也是最为久长的掌声!也就是从那会儿起,我让县里好多校长们记住了我的名字。一讲完,培训处主任钟能文亲切地和我握手,要我一定要留下交流的底稿,还说我是铁定的优秀学员呢。舒师校长方志文对我评价很高,他后来在十二期、十三期校长培训班常常提到我的名字、讲到我的为学。

  那天晚上,我兴奋地邀请本镇的校长们到舒城到场看演出,我自己为他们掏钱买票。他们也乐和着说要“庆贺庆贺”。我确确实实地尝到了一回“给比拿永远要愉快!”之滋味!他们当然应允,我们非常高兴,有个校长一路走一路哼唱着《新鸳鸯蝴蝶梦》: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

  也打从那时开始,我跳出个人台上讲话的一种胆怯,那种与生俱来自卑感、羞涩感渐渐地远离了我。我似乎找到了好多自信来。我的“培训历史”也是:从台下走到了台上。我实现了培训角色大转变。我也确然地意识到:对抗自己的心最辛苦,读书札记然而只有对抗它,才是我们真正生活着努力着的证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