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主页 > 亲情随笔

牵挂

日期:2019-11-30 15:03 浏览:644

  学习啦:儿行千里母担忧,车站机场你行色匆匆,四处奔波,你的家人正在祈祷你的平安,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篇《牵挂》。

  女儿在家小憩了三天,昨天又要回广州了。因为是下午四点的高铁,要等半夜时分才能到,而从广州南站到她读书的研究院至少又得几十分钟的时间,舟车劳顿一路颠簸让我担心。送走了女儿,整个下午心里空落落的,幼儿园大班教师随笔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屋子里一下显得冷清了许多。晚上十点休息,可是心里却怎么也平复不了,巴不得早些收到她报平安的信息。到了下半夜十二点半,我终于忍不住发短息给女儿,也许是心有灵犀,她匆忙回复“刚刚到呢”,我这才放下心来,安然入眠。

  女儿出生那年,我还在师范读书,她是正月十二出生的,我十六要去学校了,临走时吻着她嫩嫩的脸蛋,怎么也放心不下,弄得妻子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我师范毕业后,女儿跟着我南征北战,从箬坑到芦溪,后来又到古溪,虽然时空不断地变迁,但小棉袄一直在身边,我心里也少了许多牵挂。

  2005年,女儿去瑞园读初中,第一次离开我,尽管妻子在那里做生活老师,可以顺便照管她,可毕竟是第一次离开我,我在乡下怎么也放不下心来。记得那年九月底,学校组织老师去屯溪听课,回来时在县城吃晚饭,吃饭前央求司机送我去瑞园看看孩子,我怀揣板栗和水果,一进大门女儿老远就大声地喊爸爸,看见了一个月未曾谋面的小千金,心里那份喜悦自不必说,如今想来那份甜蜜总是令我回味、咀嚼。

  2006年,我家在县城买了房子,妻子嫌生活老师工资低,想去电子厂做事,为此我俩产生了分歧,因为我不放心孩子一个人在学校女儿自己会洗衣服吗,她要是生病了怎么办?可是那年冬天,妻子还是执意离开了瑞园,那几个星期,我在乡下寝食难安,一天到晚惦记着我的宝贝。亲情随笔周末回县城,我去菜市场,去超市,恨不得把世间最好的食品都买下来,送给孩子品尝。那时瑞园附近加油站那里有个小饭店,我时常去买一份红烧猪蹄,吃饭时捧到食堂去,关于读书的名人名言惹得女儿的同学喜形于色的艳羡“汪颖,你老爸真好啊,又有好菜吃了!”到了初三那个学期,女儿读初三了,我担心她学习压力大,营养跟不上,周末两天我都骑着自行车,烧好菜肴,买上水果和牛奶,把车篓子塞得满满的,在食堂里值班的吴中立校长总是对我说:“又来看女儿了,你是个好爸爸!”从我家到瑞园来回有十里路程,返程有一段是上坡路,我便推着车走,到家时人已是气喘吁吁。女儿刻苦、懂事,那年中考取得了全县第八名的好成绩,分数出来时,全家人都抑制不住满心的欢喜。相比之下,我付出再多的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女儿读了高中后,我仍是放心不下。我家住凤凰小区,离一中有五里路程,最担心的是孩子的交通安全。每晚十点半,我便准时打电话给女儿,总是重复那一句话:“你到家了吗?”看似简单不过的一句普通的问候,学生随笔其实蕴含了天下父亲对孩子的关怀和牵挂啊。女儿读高二时,患了肾结石,每当发作之时,疼痛难忍,影响了生活和学习。后来打听到中医院有个“碎石科”,我和妻子便带女儿去那里打结石,记得第一次去,医生叫女儿喝水,她没喝两口全都吐了出来,好在那里碎石效果不错,唯美句子摘抄大全古风前后打过三次。从那以后,我们总是吩咐孩子多喝水多运动,这几年一直没有再疼过,了却了全家人的一块心病。

  2011年8月28日,我送女儿去合肥安徽大学读书,这是孩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出远门。第一天陪着她报名,购买生活用品,第二天临别时,记得她在食堂边的操场上军训,我好不容易找到她,满肚子的嘱咐之语竟然无语凝噎,教官催着她列队,她只说了一句:“爸爸你走吧,我没事的。”为了不影响孩子的情绪,我果断的走了,消失在安大偌大的校园里。那年十月份,我和妻子坐着老式火车,颠簸九个小时,背着十斤重的棉絮,去合肥看望孩子。火车到站时,才凌晨四点,我和妻便坐在棉絮上打盹,等到天亮时坐公交去安大。妻子最怕出门,整个晚上没有睡好觉,人跟生病了一样,可是当看到女儿阳光快乐的样子,当全家人在校门口饭店一边吃饭一边说笑时,满身的疲惫早已融化在其乐融融的亲情里,而今都成了留在滨湖的美好回忆了。

  再后来,女儿去了北京和广州读书,离我们越来越远,因为学业繁重聚少离多,月风随笔一年之中在家的日子也是越来越少。好在科技发达,周末一家人视频通话,看看孩子的样子,听听孩子的声音,多少消弭了些许对孩子的牵挂之情吧。而当万家灯火之时,你的亲人早已烧好了饭菜等待你的归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