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主页 > 亲情随笔

有关亲情的随笔

日期:2019-11-01 01:21 浏览:644

  亲情犹如一江剪不断的春水,流动的是游子心中永远的思念;亲情犹如一丘数不尽的细沙,沉淀的是长年堆积的牵挂;又犹如夜空中那颗北斗,指引的是那迷路的羔羊回家的方向。下面小编为大家整理推荐了有关亲情的随笔,欢迎大家前来参阅。

  有个一直争议的问题:世界上最美的感情是什么?有人说是爱情,爱情的绵长可以跨越时间的界限;有人说是友情,多一份友情便多一份快乐少一份烦恼。现在,我认为:亲情,父母子女之间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感情。

  爱情固然绵长,但它也渐渐抵挡不住金钱的腐蚀;友情固然真挚,却难以经历时间与距离的考验;只有亲情,金钱不会让它变质,时间与距离不会使它淡薄。这种血与肉的感情不会体现在肤浅的言语中,而是要在每一个行动,每一件小事中去体会……

  熹微的晨光夹杂着奶香弥漫了整个屋子,我起床后,悄悄走近厨房,有看到了妈妈煮牛奶那熟悉的背影。看着从锅内团团腾起的热气,以后您早上不用再起早为我煮牛奶了,我在学校吃得挺好。”妈妈微笑着:“没事,喝杯奶,精神才好,在学校才能跟得上老师的思路呀!快去收拾东西吧,一会还得上学,别迟到了!”待我收拾好一切,一杯温热的牛奶已放在桌子上。旁边还有一个热热的鸡蛋。我明白,对我的爱,母亲是一条奔腾不息的大河;对母亲的爱,我则是一条喧嚣浮躁的小溪,永远永远只能是她的支流。

  伴随着急促的晚自习放学的铃声,又一天的学习生活结束了。当我带着一身疲倦走出校门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父亲。我们在父母的眼里永远是小孩子,父亲也许就是抱着这种心理而每天晚上都能接我。我不止一次地劝父亲不要接我,写景随笔可父亲总是重复着那句:“不放心你。”自从上高中的那一日起,父亲便每天都来接我,尽管,家离学校并不是很远。日复一日,短短的路上不知印上了父亲多少足迹,也不知在我心里印下了多少次感动。夜路本来很黑,因了路灯,因了雾,因了这种爱,变得朦胧而美妙。

  我想,爱的美好就在与无数的付出。亲情的无价让我懂得了如何感动。人生的旅程永远有亲情的所在,那么就没人比你幸福。

  一次踏青,我躺在柔软的草地上,我畅游在思考的世界里,而能让我引发深思的话题竟然是——亲情。我在思考,亲情到底是什么呢?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小的时候,免疫力很差,经常长病,妈妈成天带着我往医院里跑,连医院的护士都认识我了!几场大病之后,我非但没有好,并且我还患上了严重的心肌炎,我病得更厉害了,医生说这得好几个月才能好,让妈妈别着急担心,叙事的作文说我终究会好的。我那时上小学,无奈之下,妈妈帮我请了好几个月的病假,让我在家养病,我不得已到医院打吊瓶,打了两个星期的针,病是见好转了,可我的手却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马蜂窝”了。我的病好多了,我和妈妈都很高兴,医生叮嘱我们可能还会复发,我和妈妈根本不理会。可又有谁知道厄运在无声无息悄悄接近着我。不久后的晚上,我又开始发烧,妈妈以为是普通的感冒引起的,就没太当回事,妈妈给我吃了点退烧药,我便睡着了。谁知,到了傍晚,亲情随笔我的体温越来越高,快到了四十度,妈妈知道事情不妙,正准备把我送到医院的时候,突然发现我脸色发青,嘴唇发紫,喘不上起来,妈妈二话没说就把我背起来往医院的方向跑,爱国散文医院离我家很远,爸爸出差不在家,又加上当时已是黑夜,外面漆黑一片,妈妈硬撑着把我送进了抢救室,人生感悟妈妈也因为太劳累而晕了过去,我醒来的时候,看见妈妈趴在我的病床上睡觉,透过阳光,我发现妈妈的头上分明多了很多的白头发,脸上,也不知不觉的爬上了深深浅浅的皱纹,正当我陷入沉思时,妈妈醒了,妈妈看见我醒了,异常兴奋,尽管妈妈的笑容十分灿烂,但还是掩盖不住妈妈那隐隐的忧伤和几天没合眼而留下的印记。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看见妈妈那渐渐苍老的面孔,我再也控制不住我对妈妈的愧疚。爸爸出差回来,我才从爸爸口中得知,妈妈从小就怕黑,从来没走过一次夜路,就唯独这一次,我显得更加自责,妈妈为了我,受尽了委屈和劳累,为了我,肯克服恐惧,走从来没走过一次的夜路,尽管妈妈做到了。

  默默走在路上,看着两旁的人,阴沉的脸,丝毫没有微笑,没有亲切。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掠去了人们心中的亲情?

  想起曾经风流一时的“抱抱团”——这个能??递人们情感的组织活动,竟然遭到无数人的嘲笑。难道人与人之间就这么冷漠吗?

  哎!那个时候我在参加过微机考试,没想到放在外面的包不翼而飞,那里面也的确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无非是一把断掉的钥匙和我辛苦整理出来的题纲。虽然已经做了挂失,可结果还不是一样么。也许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抱什么希望。

  我迟疑的接过硬币,正好迎上他的目光,那是多么天真、纯洁的目光啊。竟令我忍不住想起我小时候的事。

  不知为什么,每次放学时总会捡到钱。还记得那天我们刚学完雷锋的故事,我便捡到一张五角钱,我抬头一看,竟然没人来找,便扯着嗓子问:“喂,谁掉钱啦!”

  后来我才知道,是她骗了我。家人们都笑我傻,说满世界也找不出第二个。我那“英雄事迹”竟然就这样被当作了笑话。

  我绝对忘不了那位中年妇女的表情,也绝对忘不了他那双充满纯真的眼睛,或许这个世界上只有小孩子才拥有那样的眼睛吧。

  也许若干年,等他长大后,也会像我一样再遇到一位像他一样的小朋友,不知道他会不会想起以前的记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