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主页 > 亲情随笔

不畏手术的母亲

日期:2019-08-15 14:50 浏览:644

  从小村庄搬到小镇子生活后,母亲肩上的压力并没有减轻。来到镇上后,当时正是解散了集体大生产,土地分到一家一户,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听母亲说,我家分到了六口人的地。父亲因为有工作,大部分农活都落到母亲一个人身上。春种秋收,洗衣做饭,喂猪喂鸡,缝缝补补,照顾老人小孩。起早贪黑,繁重的生活重担压的母亲喘不过气来。

  白天母亲忙于地里的农活,还有一家人的 饭,喂鸡喂猪等杂事,根本没有时间做针线活。我隐约记得,母亲每晚哄我弟弟妹妹睡着后,便在煤油灯下给家人做鞋,做衣服。有时候,我一觉睡醒了,还看到母亲还在灯下一针一线的忙着。每天天还不亮,鸡叫头遍,她就会起床坐在煤油灯下又开始做针线活。每分每秒的时间,在她看来,都格外珍贵,也格外珍惜,从不白白浪费掉。一家七口人的衣服鞋子都要一针一线去缝制。所以每晚母亲都无法睡个安心觉。 (随笔网 Www.SuiBi.Com.Cn)

  家庭生活条件的艰苦,繁重的家务农活,并没有压垮母亲。在她心里认为,来到这个家,就得为这个家付出一切,母亲为了使家族人口兴旺,(我的两个叔祖父,没有后代)也为了生个男孩子,接二连三的生了七个孩子,(夭折两个)在她31岁那年,患上了宫颈癌,做了一次子宫全切手术。在当时这是一个大手术。母亲内心深处曾经历过怎样的生死历程,她从未对我们说过。只记得,她和同村的一个朋友相跟着去了一趟省城。回来时,带回一件浅绿花色夏天穿的上衣,对着镜子试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始终没有穿。说年纪大了太艳丽,不敢穿。现在想想,母亲那时是多么喜欢那件衣服。后来,在我长大以后,母亲曾叙述过,她看病的经历。她说:“医生态度和蔼可亲,对母亲的病深感同情,惋惜。”后来为何转回县城手术,母亲当年没说,我们也一直没有问,她也一直没有说。这些经历对她来说,也许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还可以继续照顾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她坚信一定要把自己的孩子们抚养成人,不能撒手不管。她的信念得到了老天的眷顾。

  母亲做手术那年,我八周岁,弟弟当时不到两周岁,小妹不到四周岁。父亲陪母亲去县城住院了,把我们姊妹几个托付给我三爷爷,让他给我们做饭。而我的任务就是照看弟弟妹妹,尤其是弟弟,特别依赖我,每时每刻都离不开我。吃饭我喂,睡觉我搂着,记得每晚我都得夜起,抱着弟弟让他撒尿。只要弟弟,说要撒尿,我立刻就醒来,从没有睡过头一次。母亲大约住了一个多月院,回的家。可是在当时我们心中感觉有半年的时间那么漫长。每天我都领着弟弟妹妹出去玩,因为弟弟刚刚学会走路,走多了,弟弟就累了,不走了,让我抱着走。我抱一会后,累得抱不动了。有时,我累得哭弟弟也哭,歇一会再抱,再走。有时,邻居家和我一般大的女孩子,看到这种情况后,主动帮我抱着弟弟走。从家到街上大约五里地的路程,每天去一次。现在想想,咋就那么傻!累,不去那么远的地方串,不就行了吗?可那时走这段路好像是每天的必修课,也许当时在我心里,除了上街再无安全去处。

  终于有一天,当我们从街上回到家后,看到父母回来了。我们姊妹几个惊喜中还带有些陌生的感觉,记得父母还给我买了一双洋气的暖鞋子,作为对我的奖励。也正是从父母回家后,我结束了专职照看弟弟妹妹的任务,开始了上学的生涯。

  就这样,手术后不久的母亲便又逐渐投入到繁杂的家务农活中……

  推荐阅读: (1)、阅读止于赏析而是源于兴趣,(2)、写亲情的随笔,(3)、温暖亲情随笔,(4)、亲情的随笔心情,(5)、初中生亲情随笔 ,欢迎交流,一起进步!

标签:[db:标签]